那桐资讯网

首页 > 正文

中国经济保6选择:稳增长 还是看淡增速、深化改革?

www.magasincmc.com2020-03-15

从头条新闻来看,中国选择“六大”经济安全:稳定增长,还是增长疲软和深化改革?

杜涛

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召开,关于是否保护“6”的争论已经结束。

12月10日至12月12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实现2020年的预期目标,就要坚持稳中求进、稳中求进、稳中求进、稳中求进的政策框架,提高宏观调控的前瞻性、针对性和有效性。我们要积极主动,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以目标为导向、以结果为导向,继续深化供给结构改革,确保经济总量合理增长、质量稳步提高。

事实上,在12月6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也认为要全面做好“六稳”工作,促进稳定增长,推进改革,调整结构,惠民生,防范风险,保持稳定,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范围内。

12月初,中国经济学家就中国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是否应该保证为“6”展开了讨论。许多经济学家,从余永定到卢庭,到刘世锦、鲁正伟等等,都参加了关于是否保证“六大”的辩论。余永定是社会科学学院的成员。从2004年到2006年,他是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成员。刘世锦是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现任成员。

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高瑞东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同比增速从第一季度的6.4%降至第三季度的6.0%,处于年初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6%-6.5%的经济增长区间下限。随着10月份经济数据进一步走软,人们对未来经济趋势进行了大量讨论,尤其是关于明年经济是否会突破6强的问题。

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召开,这一切都结束了。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告诉记者,在国内生产总值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坚持问题导向、目标导向和结果导向”,强调“确保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计划的顺利完成”。回顾十八大和十三五规划,经济增长目标是: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根据过去八年的经济增长,考虑到第四次经济普查后国内生产总值基数可能会受到影响,预计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6%左右。

争议

一切看起来都很熟悉,就像2012年国内生产总值突破“8”时,每个人都在讨论是否保持8%的增长率。只是现在已经到了2020年,中国经济是否会保持6%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

余永定声称经济增长率已经下滑到6%,是时候停下来保持稳定增长了。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驻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认为,“6”既无必要,也不可保。

12月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第17届中国改革论坛上发表了题为“是用刺激措施保护“6”还是用改革措施稳定“5”的演讲。他指出,要理解这个问题,有两个基本事实需要澄清:第一,如何看待过去十年中国经济增长的下滑?第二个问题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等宏观政策能否改变增长阶段的转变?

刘世锦认为,中国过去10年的经济低迷是增长阶段的转变。从2020年到2025年,中国的潜在增长率基本上在6%以下,在5%到6%之间。我们经历的成长阶段的转变是符合规律的。中国经济下一步的潜在增长率低于6%。

正如一位政策部门的人士告诉记者的那样,发展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发展的关键是什么?如何发展的问题是要大力刺激还是通过改革来发展。

时间可以追溯到2012年。

在2012年的NPC和CPPCC,也有关于是否保护“8”的讨论。2012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

陆婷告诉记者,目前的形势主要受国内需求下降的影响。经济增长率降得太快了。反周期调整政策确实是必要的。政府应该防止经济增长率下降过快。但“6”并不是绝对的下限,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仍在下降。从上一轮宽松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看,目前潜在增长率可能已降至6%以下。2020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可以适当降低到“6%左右”,为低于6%的经济增长留有余地。

文彬告诉记者最近有很多关于“6”保险的争议。余永定老师认为经济不能继续衰退。我们仍有政策空间来加强调整,保持6%的增长率。这种说法是有意义的,有助于下一阶段的宏观调控。

文彬认为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潜在增长率是多少?需要弄清楚。至于潜在增长率,有两种观点。一是理论研究,通过中国的人力、资本和技术进步来计算潜在增长率。二是根据实际运行情况,通货膨胀适度可控,以保证就业目标。事实上,潜在增长率约为6。

背压

也就是说,在每个人关于6%是否有保证的讨论背后,中国经济正面临越来越大的下行压力。

文彬告诉记者,“6”讨论实际上是潜在增长和实际增长之间的讨论。我们的潜在增长率超过6%,但我们现在面临更大的压力。自今年第一季度以来,国内生产总值分别为6.4%、6.2%和6.0%。如果我们在第四季度不加强调整,我们可能会跌出6%。这种情况将导致悲观的预期,这将导致通货紧缩和失业率上升。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认为经济增长应该通过积极的财政和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实现,达到6%以上。

最近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到,中国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的关键时期。结构性、体制性和周期性问题交织在一起。“三阶段叠加”效应继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时间可以追溯到第十三个五年计划的第一年。

2015年11月12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和解释“十三五”活动。“十三五”计划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设定了新的目标。目标之一是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为了实现翻一番的目标,“十三五”期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底线是6.5%。

根据国家统计局10月18日发布的数据,2019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为1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2%。就季度而言,第一季度的增长率为6.4%,第二季度为6.2%,第三季度为6.0%。

12月6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指出,2020年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完成“十三五”计划的一年。我们必须实现我们的第一个百年目标。

刘世锦在12月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速度本身来看,它正从高速增长转变为中速增长。根据我们的研究,应该是5%到6%或者5%左右。当然,我们现在面临的目标是到2020年小康社会的数量翻两番。经过最近的经济普查,应该说明年的增长率略低于6%,可以达到翻番的目标。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持续下降,“三驾马车”拉动内需也不景气。

统计局11月1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10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民)1亿元,同比增长5.2%,比1-9月份下降0.2个百分点。1-10月,进出口总额1亿元,增长2.4%。其中,10月份进出口总额为1亿元,同比下降0.5%,同比下降2.7个百分点。

高瑞东告诉记者,随着主要发达经济体的采购经理人指数回落和贸易摩擦升级,制造业投资增长率从2005年的10%开始大幅下降

他向记者解释说,从2016年到2017年,虽然政府动用了大量资源,如专项建设债券,甚至直接印制钞票来推进货币化改革,但汽车购置税减半甚至导致了大量汽车消费,这两年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约为6.8%。此外,2016-2017年全球经济处于上行周期,加之人民币贬值,外部需求也有所提振。因此,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2016-2017年6.8%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高于中国的增长潜力。当前基础广泛的社会金融比2016年低7个百分点左右,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仅下降0.5个百分点,难以为继。

文彬指出,因此,有必要加强对反向周期的调整,使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如果实际增长率继续下降,导致市场预期悲观,就会形成恶性循环。因此,应加强反周期调整,特别是金融、货币和产业政策的调整,以达到潜在的增长水平。

反周期监管

“反周期监管”,这几乎是受访经济学家提到的一个词。

12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要科学稳妥地把握宏观政策的反周期调整,增强微观主体的活力,把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主线贯穿于宏观调控的全过程。

陆婷认为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反周期调整政策确实有必要。政府应该防止经济增长下降过快。然而,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仍在下降,潜在增长率可能已经低于6。2020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可以适当降低到“6%左右”,为低于6%的经济增长留有余地。政府应该珍惜已经有限的政策空间,谨慎使用宽松的政策,并善加利用。

12月11日,文彬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当前背景下,我们需要加强财政货币政策等宏观调控政策的中介作用。从财政角度来看,我们仍然需要进一步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提高效率。在落实财政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民生方面,更加注重有效投资;此外,应该努力减少税收。结构性减税将使企业和居民更有活力,有助于稳定投资和消费。就货币政策而言,我们应该坚持稳健货币政策的基本基调。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应该更加重视货币政策的灵活性、前瞻性和适度从紧性。为确保合理充足的流动性,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进一步增强实体经济,将有助于当前稳定和扩大内需。

高瑞东认为要做好反周期调整,坚持“六个稳定”。在财政政策方面,我们将继续保持积极的基调。一方面,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减少一般支出,保障重点领域。另一方面,我们将实施减税和减费政策,巩固和扩大减税和减费的效果。会议提到降低企业的电力、天然气和物流成本,但没有提到进一步减税,这也表明,在今年超过2万亿的大规模减税之后,金融领域进一步减税的空间相对较小。在货币政策方面,在总体稳定的基础上,从去年的“适度从紧”转变为“适度灵活”,并有小幅放松的趋势。会议要求流动性保持合理和充足,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的增长应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社会融资成本应降低。与此同时,会议强调需要增加制造业的中长期融资,以便更好地缓解私营和中小型微型企业的融资困难和高成本问题。

此外,高瑞东还看到中央经济会议提出了基础设施建设的定位

高瑞东观察到,如果我们从改革的角度看待经济增长,我们必须用发展来解决经济本身的问题。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以看出,今后几年是我们改革的新的一年。改革将更加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是中肯的,直接服务于增强国际竞争力的国家战略。直接服务于更高标准的市场体系建设;直接服务于促进高质量发展。

高瑞东强调,不仅要通过改革突破发展面临的体制和机制障碍,激活潜伏的发展潜力,让各类市场主体在科技创新和国内外市场竞争的前沿勇敢战斗。完善体制机制,建设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提高基础产业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不仅要进一步加快金融体制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基本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退出机制,稳步推进创业板和新三板改革;加快国有及国有企业改革,制定和实施国有及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计划,提高国有及国有企业改革的综合成效。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