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桐资讯网

首页 > 正文

请回答2020:腾讯风云演讲暨2019经济年会

www.magasincmc.com2020-02-09

作者:金瓶梅JPM

时间流动均匀,但总有一些特定的年份蕴含着人们的特殊期望。

2020年不仅是新“20世纪20年代”的开幕年,也是中国“未来已经到来”的重要时间点。

到2020年,中国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从2010年起翻一番,实现第一个世纪的目标。2020年也是第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提出的三大战役的最后一年,即预防和解决重大风险、精确消除贫困和防止污染。这也是十三五规划的最后一年。

这肯定是充满挑战的一年。特别是,回顾它的起源,中国和世界经济在不确定性和磕磕绊绊中前进。2019年,全球经济将普遍低迷。单边主义、贸易摩擦和广泛的负利率正在成为世界上的“新常态”。然而,随着结构和体制改革进入深水区,中国经济增长进入下行周期。是否“保护6”成为2019年底的热门话题。

2020,世界会变好吗?

中国如何在深化改革中继续发展?如何在新模式和新风险中寻找新动力?以5G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的驱动力能给我们带来另一种增长的可能性吗?

2月21日,由腾讯新闻原子智库主办、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协办的“请回答2020:腾讯风云演讲与2019年经济年会”在北京举行。

前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钟毅、前财政部副部长王忠民、前社保基金理事会副主席涂光绍、前中投副主席欧阳自远院士、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忠、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

宏观经济热点话题寻找中国经济新动力

Tencent.com副总编辑马腾在讲话中表示,2019年一切都在变化,不确定性无处不在。从经济角度来看,经济增长率正在放缓,这是2019年许多不确定性的必然结果,这已成为社会普遍焦虑的主要原因。

她进一步期待2020年成为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如果有关各方能够就如何全方位界定“美好生活”达成基本共识,明确企业、政府和个人的权利和责任,让社会关注像阳光一样传播到更多人身上,我们的发展就会有机遇、稳定和长远的前景,我们就能够让多彩的生活走过经济周期。

关于中国的国际经济形势,前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讲话中表示,根据世贸组织的数据,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仅为1.2%,低于已经非常疲软的全球经济增长率。这是一个非常不正常的情况。从过去几年全球经济和贸易发展的实践来看,总的来说,全球贸易的增长远远高于全球经济的增长。原因是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对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和经济规则造成了巨大影响,这种影响仍在继续。

朱光耀说世贸组织的职能已经被严重削弱。在这种背景下,中国6%以上的经济增长率是世界上所有主要经济体中最快的。

前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钟毅在讲话中分析了推进制造业强国建设需要注意的重点。李钟毅说:“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工业基础不强。这表现在一些核心和关键技术被其他技术控制,导致一些行业的工业技术落后。关键部件和关键材料的自给率只有四分之一。最典型的是芯片行业。去年,进口芯片达到3100亿美元,进口石油超过2300亿美元。”

“四个基地”是指核心基础零部件、先进基础技术、关键基础材料和工业技术基础。

“中国将在7年内建设600万个5G基站,这将花费1.2到1.5万亿美元。人们不应该认为这很遥远。事实上,今年将建造15万座

张文忠说,当他在2014年重新审视中国零售业时,他发现时代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零售企业正面临着来自消费升级、经济增长新常态和电子商务的巨大压力。分布式电子商务是解决实体零售企业全数字化问题的最佳工具。购物中心和超市是在线和离线交通的聚集点,商品的聚集点也是供应链的聚集点。多点目标是帮助实体零售企业转型,真正实现全数字化。

涂光绍,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董事,中投前副主席,就政府如何引导基金实现政府与市场良性互动的话题发表演讲。

屠光绍引用权威部门提供的数据称,目前政府主导的基金规模接近2万亿元。如果政府出资30%,政府支出约为6000亿元,整个基金规模约为8万亿元。

在屠光绍看来,政府引导基金是政府投资行为的完善,无疑带来了积极的效果。政府已经从对企业和工业的直接投资转变为通过政府引导的基金间接推动社会基金。此外,作为母公司资金的重要来源,政府引导型基金在私募股权投资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特别是在一些重要的产业发展领域,对稳定经济增长起到了作用。

“在未来五到十年,中国的规模红利很可能成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重要推动力。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高铭如是说。

沈高铭说,从长远来看,人均收入增加后,消费能力会增加,服务业的比重也会增加。然而,从短期来看,服务业比例的快速增长是制造业增长放缓和衰退的结果。如果你想保护6,特别是要在中性的宏观政策条件下实现更快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就必须想办法防止服务业增长过快,想办法促进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提高制造业的效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这样,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不会下降得太快。

如何在未来找到新的增长动力?沈高铭梳理了美国各种经济扩张时期十大上市公司的市场价值和行业,发现了两个重要特征。首先,大型市值公司的行业从制造业转变为服务业,这是发达国家的标志。第二是产业的动态循环。从早期的汽车和石油到最近的互联网、零售和金融,该行业在很大程度上充分利用了其规模优势。在沈高铭看来,中国未来的潜在优势也在于其规模。为了实现规模优势,首先,中国的生产者应该转变为消费者;第二,应利用标准化来推动规模的实现。”沈高铭强调道。中国是世界上制造业链条最长、最完整的国家之一。下一步是以标准化的方式接受规模红利,并超越美国和德国。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桥在讲话中指出,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和核心问题是如何在高速增长阶段结束后保持全要素生产率的高增长率。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取决于中国经济能否找到新的动能,以及如何有效释放新的动能。

新动能在哪里?刘桥提出了四个方面:第一,再工业化,工业互联网可以为全要素生产率带来空间;第二,新的基础设施和与民生相关的基础设施;第三,大国产业,关键领域还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第四是改革开放更加深入,对市场经济的认识更加深入。

至于对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的预测,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建辉认为将略高于6%。它的经济发展是由

王忠民指出,第三个支柱应该是未来工作积累的养老金,这是一个用于未来退休的闭环系统,而不是目前的养老金领取者现在使用的现收现付制。从金融角度来看,最好推迟对一定比例的可支配收入征税,以进行金融投资。

过去,个人账户与社会统筹账户混淆。将来应该如何使用它们?王忠民指出,过去积累的超过5万亿的养老金只允许银行存款和购买国债或委托其他机构投资,收益率极低。然而,社会保障基金已将老年储备基金投入市场,过去19年的年回报率为8.2%。如果个人账户委托专业机构投资,本年度的投资回报将延期纳税。延期纳税后,可以进行长期投资。投资时间越长,克服短期波动的能力越强。每次收入滚入本金,复利回报就会获得。

王忠民说减税和收费将会扩大税基。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将投入5万多亿元,扩大生产要素,推动社会经济发展。如果税收不增加,今天出台的任何政策都将失去其持续的逻辑。通过费改税、减税和延期纳税的逻辑,可以实现综合资本的投资回报,提高全社会生产要素的效率,增加整体税收。

王忠民说资本投资带来了社会其他生产要素的改善、就业增长、税基的改变和税收的增加。国有资产转让完成后,国有资产运营效率大大提高。各种社会资本被有机地结合起来,投资于实体经济。这种情况的出发点是将费用改为税收,减少税收和推迟税收。社会起初似乎放弃了一些税收权利,但税收规模和社会资本回报将大大加强。宏观主体将通过税收和社会保障来弥补社会收入的不公平分配或其他收入再分配,以完成当前的任务。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看到他们的未来有可持续的资金保证,而不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担心。我希望看到微观层面的活力和宏观层面的增长之间的协调和平行,而不是相反。”王忠民说。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强子认为,中国的城市化将聚焦于大都市和大都市地区的发展。科学技术将使中国能够建设智慧城市,提高一些优势地区大都市地区的人口和经济承载能力,从而抵御未来的人口老龄化,进一步释放人口红利。

”具体来说,在大城市有许多交通拥堵、污染和社会保障问题。事实上,它们可以通过建设大都市和城市群来解决,而不依赖于单一的城市。第一步是投资,但投资方向不是旧硬件,而是新硬件。”邢强子说道。

他举了一个铁路的例子。目前,中国已基本建成八条垂直和八条水平高速铁路网。下一个重点将放在毛细管上,毛细管是连接中心城市和周边地区的二线卫星城市。我们称之为高速通勤铁路。该部分的里程将从目前的2000公里增加到2030年的公里。

“除了硬件,更重要的是,每年高达1万亿元人民币的软件投资是下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包括5G、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服务和物联网的投资。这使得城市越大,越快,越安全,越有效,越环保。”邢强子说道。

他认为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结合体制改革。

过去,政府注重东西方的均衡发展,因此通过户籍制度的限制,阻止人口聚集在东部沿海城市。“现在我们可以进一步开放这些限制,给东部沿海地区更多的增长空间。到2030年,人口

作为探测小行星的尝试,中国将很快在2020年发射火星探测器。欧阳自远说,探测设备包括一颗环绕火星飞行的卫星和一个登陆火星的着陆器。

这些研究将帮助人们理解以前不清楚的火星信息,例如火星上是否有地下水,大气环境是什么,火星土壤由什么物质组成。

此外,欧阳自远还提到,人类需要寻找第二个家园来防止地球环境恶化,这对于人类的繁衍和生存是很困难的。"我们必须在附近找到一个天体,把它转变成第二个地球."他补充说,月球的自然条件“太糟糕了,无法改变”

蓝箭太空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长武在主旨发言中表示,发展太空经济的前提是航天工业能够实现高频发射,并将更大规模的载荷送入太空。

在张长武看来,在空间科技发展的过程中,人类的时间线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2015年后,中国在探索空间多元化方面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中国的航天企业也在经历巨大变化。

张长武说,在整个太空经济的快速发展中,未来整个太空产业将有几万亿美元的市场价值。火箭的链条很短,不到20%。最大的问题是卫星数据在未来将如何与日常工作、生活和工业相结合。

对于未来的发展,张长武说,与美国和俄罗斯相比,中国并不处于领先地位,但这是可以预料的。目前,蓝箭(Blue Arrow)的火箭动力系统已经完成了地面上所有的系统测试。今年下半年,所有火箭的结构系统和控制马达系统也进入了非现场阶段。火箭的真实外观将在明年上半年看到。明年下半年,在获得相关批准和发射许可后,它将在正确的时间被送入太空。

新的经济模式继续释放巨大的红利。

在关于工业知识变革和数字化未来的演讲对话中,斯皮策的创始人和首席科学家余凯说,人工智能和自动化之间有两个特别重要的区别。首先,我们面临的事情变得越来越不确定。我们已经在相对特定的条件下实现了自动飞行。当我们无人时,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在火箭和飞机时代,感知手段相对单一,现在感知手段已经成为一种类似人类的感知手段。这些特征在过去几年中由于几个因素的叠加,人工智能在过去五年中突然产生了巨大的爆炸。

在余凯看来,人工智能对于智能硬件尤其重要。人类获取和操纵信息的方式产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上个世纪是个人电脑互联网,本世纪是移动互联网,下一个世纪是硬件物联网。要处理的物理设备数量将在100亿到100亿之间。随着物理设备数量的增加,交互模式产生了革命性的变化。

最后,余凯说,在过去,人类社会的进化与信息技术设备和物理系统设备一起发展。现在随着智能助手的出现,数十亿智能硬件有了自己的开发规则,使得硬件成为物理空间中一个独特的世界。

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林(Tao Lin)表示,特斯拉工厂只花了十个月就建成了。只有在中国才能出现这样的奇迹。

”这是整个链条中每个环节高度协调的结果。特斯拉不仅在中国贡献了一家汽车工厂,还帮助智能制造,并为工业整合提供了更多可能性。”陶林说道。

她认为电动汽车是智能汽车的前提,智能汽车是新能源汽车真正的发展方向,或者说是交通运输的发展方向。

方天夏首席执行官刘健回顾了过去40年房地产开发和监管的变化。到目前为止,“房地产不投机”和“城市政策”的过程已经进入一个长期机制。他认为,我们目前面临许多挑战,例如金融政策挑战。他说我们不应该排水太多

例如,刘健,中国今天成交了多少房子?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你的社区卖了多少房子?交易价格是多少?我们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因为我们的国家没有放弃这些领域。在欧洲和美国,这些数字是公开的。很容易预测一个地区的房价将来会上涨还是下跌,以及会以什么价格上涨。

“我们没有非常精确的数字变化工具,这对中国房地产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刘健说,当我国的房地产、每套房子的价格,这第二次成交国家就会知道,因为城市政策可以更准确。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5G等信息技术在房地产领域也有很大的应用空间。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